帳號 USERNAME
密碼 PASSWORD
登入
JCFC張信哲國際歌友會

会员互动区

主題:玩物「哲」學

類別: 会员互动区

暱稱: 幼蓮

兒時記趣
我想起了小時候住在西螺的那些年.
空氣中還飄散著早期臺灣小鎭的氣
味.那種很質樸的農村氛圍.感覺
西螺老街上的商家店鋪好像從泛黃
的照片中跳了出來.而神學院裏的
草坪上還有我踏過的腳印.那是我
成長的地方.一個與世界接觸的起
始點.

關於收藏
「爲甚麼會喜歡老東西?」

這個問題眞是問倒我了.一時之間不曉得該
如何作答.不過.不是每個人或多或少.都
會有那麼一點戀物的情結嗎?祂不一定是物品.
也許是某種香味.或對某種髑感的眷戀.或
者⋯⋯某個抽象的東西.

這就像是某部份心理的投射.
是一種情懷.祂可以是很復雜的心理因素.
也可以是很簡單的欲望滿足.而爲甚麼喜歡?也許我體內有個老靈魂吧!
也許⋯⋯這跟我某些成長的記憶有關.

我想起了小時候住在西螺的那些年.空氣中還飄散著早期臺灣小鎭的氣
味.那種很質樸的農村氛圍.感覺西螺老街上的商家店鋪.好像從泛黃
的照片中跳了出來.而神學院裏的草坪上還有我踏過的腳印.那是我成
長的地方.一個與世界接觸的起始點.

回覆列表

暱稱: 幼蓮

2021520「紫禁城中的早晨,有時可以遇到這種奇異的現象:處於深宮但能聽到遠遠的市聲。有很清晰的小販叫賣聲,有木輪大車的隆隆聲,有時也聽到大兵唱歌聲……」

「Lorelei有一點動心」
水木年华智能儿 道是无晴却有晴
我的海洋飞蚊症 来自远方就懂了……

「有一个人」幸运来自一颗美丽的珍珠。一颗珍珠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斑点,99%的天才会怎样:若是能够将这个小小的斑点磨去,那么它会是珍贵的宝物。于是,有一个人磨去了珍珠的表层,斑点还在;又磨去了一层……直到最后,斑点没了,珍珠也不赏心悦目了……99%的天才+ 1%的灵感是幸运最平静、安心的珍宝。

吴泻玉 10.7 7.10「没资格难过」
絳珠守宮砂 今宵別夢寒

暱稱: 幼蓮

孩童的天真 :這是火,人群的熱情騷動。過火~

黃皮月夫不能吧?用海水來回利下水道……。

金禾耐Nice蓋大樓 老樹生花牡丹憂

孫桂香10.15 李景通爸爸10.01 李玲 10.16

「字私」絞 :默寫出來我的「夢想」……魯冰花

〔天香留鳳尾〕西子浣过的纱衾 萬艶同盃 ·红娘抱过的鸳枕 千紅一酷

金禾奶瓶別苑坝 梅開二度鎖麟囊

〔水〕選在清晨時分走出妳家的巷口〔木〕‘橡子真好……’順風車刹刹〔風〕。—— 梵谷

暱稱: 幼蓮

劉樂平刘月平
刘月玲祖積平,
愛娥淑玲淑卿
淑女李玲欣心。

露露听我说 —— 围城
韵玲小艾 艾珍艾玲艾欣

焦首朝朝还暮暮,煎心日日复年年。
「滚滚红尘」热心肠. 湛湛江水鎖麟囊 .
雪下抽柴才妆点. 月凤太太問「燕支」
—— 不会让你后悔

太太齐鲁公输般 霁月难逢诸葛亮
银汉迢迢孔明灯 支支乞巧那烟民
—— 素人画家

木居士:凤仪红搂梦 袭人感春司
灰侍者:龙凤烫婆子 水木守宫砂
—— 《無別》

宝黛爱情 爱心情榜
寶玉:愛祖母(劉爱娥)新(李欣)
可卿:“半个郑州人”曾祖母(鄭淑卿)
只有一个木筏,乃木居士掌舵,灰侍者撑篙,不受金银之谢⋯⋯

樂le乐yue藥yao
刘备 关羽 张飞
宝钗 宝玉 黛玉
劉。 刘。 刘文

愛就一個字
情歌王子永信理

暱稱: 幼蓮

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

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

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;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以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!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”,岂不痛哉!

每览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,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

{市上归来纷饋餉}大哥有角只八个
{須買到落燈風}二哥有角只两根

“愛可不是就一個字. 就懂了. ”
—— 海市蜃樓

寂寞画室邱亚才 和气生财美髯公
欲盖弥彰想隐藏 紅摟夢魘何启弘

{恣蚊解血}大哥有角不要只八个
{恣蚊接血}二哥有角不要只两根

“这一分家私要不教他搬送了娘家去.
我就不是个人. ”
一面又伸出两指头来。

擁恆「愛不留」—— 愛不劉月平
有感於斯文 —— 李文(玟)尊伍(武漢)

2021.04.04




暱稱: 幼蓮

绛珠相思草 叠翠沉香炉
似锦小终南 蔑片新观园

——「在不在」奶奶「劉姥姥」

一天到晚又泳鱼 未名湖畔误泻玉
东边日出西边雨 半步红楼一部书

—— 赛嶂 劉嬸嬸「月」

淇水遗风齐人福,天作之合醉金迷;
睢园雅迹竹生笋, 奉旨成婚荔旨來。

嫡孫寶玉琳妹妹

「玩物哲學」
外婆愛娥
外曾外婆積平
「愛積」平 劉月平
「埃及」平 刘乐平

苏武菜黄酒酸酸甜。李陵月饼馅子舔舔。
稻香杏花村咯吱饺。秦人旧舍薜茘冠園。

手抄嘆息書「Lorelei
倫敦捎來的祝福 , Thank you , Gary ~~」

一碗清茶 解解解元之渴
七弦妙曲 樂乐樂府之音

和平樂歌 久久愛妳




暱稱: 幼蓮

小木马:Happy Birthday!
梅尼镇的普洱 10.15 和平乐歌生日月份牌

暱稱: 幼蓮

混元金斗萍始生
世界和平乳山河
——
鶯啼如有淚
為濕最高花

雖不能言 有言必應
雖不能言 有言筆應
——
硯台
煙台

2021.03.04
男尊女卑:
尊男卑女
行不得也
哥哥 ——

山河雲林

暱稱: 幼蓮

「等待」

心灵守候的梦境,
三十好几的辉煌,
平平凡凡的喜欢哲一个人,
要去国外了……

「劉樂平. 我的小孩四岁了」

可是,外国是何方?
祝小妹的冷太阳,
不就是「我在这里守候」的台湾……

{黄花瘦金}

​夜茧重生,瞽目圆梦,
却不是在曙光降临的北国;

{处女笏座}

绝处逢生,举案齐眉,
星夜兼程仍然追不上——
已经是昙花一现的洞见——

A Matter of Love 演唱牡丹忧

各人又扫门前雪——
人各有志——
那管她人瓦上霜
——宁借停孀 不借停双

信仰--水饺八宝粥

舊「雨霖鈴」竹根恤 ——委鬼當頭坐 )
黃花茄鮝子母悲 ——茄花遍地生 )
……黄松……

舊雨霖鈴竹根套 黃花茄鮝子母杯

暱稱: 幼蓮

牡丹忧 ——
云幕揭 光投影 流传千古的秘密 眷顾了我沉静的耳朵 天地初开 光有了名……
永生吾愛 永世吾愛
李咏是的吾愛
蘭亭序永乃我愛。

暱稱: 幼蓮

「露露聽我說」

上元
原應歎息春景
中元
地藏菩薩舊暮
下元
十月十五日益
「對不起」

暱稱: 幼蓮

香菱伍当{天下第一福} 在飞行的国度,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,我是如此自惭形秽。煎饼卷大葱,冰比冰水冰,辛不合酱 主人不尝;四大发明本身的质地、清脆的回响、存在的同类、智慧的光彩、从不冰冷的灵魂,如此难与相比,才子佳人双双对对的比翼双飞,从不游走于云层之下,连影子都飞在高高的云端,终生与日月齐光。元宵华灯如昼,天性嘹亮,天地一春,天造地设,天音繁华。

暱稱: 幼蓮

「我不當雨神已經很久啦!謝謝天津歌迷的陪伴! ​​​」

情歌王子--晴朗王子

湖光澄明 空映月夢
攬一襲蝶衣 穿淡香清晨
佇月籠橋頭 花瓣傾人肩 香滿袖

纖指彈花梢
步月影
青絲縈懷
總把彩綾拋
歲華清
攜伴翩然欲歸
掩袖相拂污(舞)

天地湛清清 一室滿香馨
白髮笑盈盈 天晴萬象新 舉世頌清明……

暱稱: 幼蓮

2020.1.4 麥芽糖 周杰倫 浪花 張信哲 改變自己 王力宏 10.15 林志穎 新年快樂

暱稱: 幼蓮

所羅門王的判決

七彩的羽毛來自「Aurora」
—— 孟母三遷張三里
雲梯藏著幾百年前備受推崇的樂章
—— 而所羅門王張三歲
在撒鹽是舊謠的地方一窺玄機……


暱稱: 幼蓮

這個世界雨霖鈴
上海姑娘慢慢走
說好不哭某某某
見壞就收冷太陽

—— 初 · 從開始到現在

〔白月光〕
下元水〔分彼此〕
中元香〔永恆岸〕
上元燭〔再生花〕

​哭竹生筍
「如果再見是為了再分 失去才算是永恆 已死心的記憶為何還要再生」

張樂平 劉樂平 陳平 —— 三毛結婚記
「下輩子我還要做個女人」

暱稱: 幼蓮

小木馬

啦啦啦……

整理舊照片 泛黃的笑臉
記憶不斷湧現 濕熱我的臉
鋪木的街道 無憂的年少
外婆的歌 輕輕的飄過
夏天的那座橋……

找不到 斑白的頭髮和微笑
想回到 外婆她溫暖慈祥的懷抱

啦啦啦……

暱稱: 幼蓮

香港巷港兮紫荊樹
絳珠仙草之彼岸花​
——「小小」

謂語助者 是個兮字​。
如人飲水 茶解媒體,
待人接客 懷橘遺親 ,
美猴王孫 是個系之。

暱稱: 幼蓮

香港巷港兮紫荊樹
絳珠仙草之彼岸花​
——「小小」

謂語助者 是個兮字​。
如人飲水 茶解媒體,
待人接客 懷橘遺親 ,
美猴王孫 是個系之。

暱稱: 幼蓮

「字私」

小艾·愛
{寶玉}情榜

2019. 10. 10 雲
星期四

了十匆右向回好形
折步底泣長信勁峙
挾染穿閂限倚捉旁
疼眠迷問夠巢掘救
斜忘痕單殘渠渺絞
給翔虛貼跌填微溺
當盞睜碎跟躱過隔
截裹隙審暮潮賣遷
鏽擋燒擱颺簾攔癮
躑揭75半伏冷沉沒
夜奔盲陌逃梭淡牽
訣透敞疏等遙徹凝
蕩醒舊轉雜矇疊讀

say108
善惡若無報 乾坤必有私

暱稱: 幼蓮

「小艾」的原文是文言文:

綠草蒼蒼 白露茫茫
有位佳人 在水一方……

2019. 10. 02 霧 「心事」

暱稱: 幼蓮

「聖經說尋找的就尋見,
你有真心的抬頭仰望你的那顆星星嗎? 」

「望」——「字私」

「接收到了大家一起合唱時從心裏發出的能量,
這次換我靜靜地為你們歌唱,
感謝陪伴,一起發光!」

暱稱: 幼蓮



順從的白雲來自遠方,如同吃素的綿羊甘心奉獻,可是只要與獅子擦身而過,就又不得不蒸發回天際。無法言說的不是羊兒孤守的冰冷,不是雪水淋濕的雙眼,如果綿羊的天際和獅子的封鎖如同雲泥,那麼天際有讓瞬間透明的機緣,也有無法逾越的藩籬。

如果沒有遇見她,平靜而枯燥的生活也許就是伊梵的全部世界,沒有多令人失望也沒有多少自知自覺。在虎兕園石山如獅子一般,盤踞在食物鏈的上層,不能說的秘密讓時空變形成一個謊言的漩渦,沒有出口。

希望是天際的彩虹,即使雨過天晴也不再出現在人們的眼中。虎兕園的人們如同盲了一般,看不見真相,連同他們的心,也輕易感覺不到光明和溫暖。

虎兕園的郊外,草叢間沒有兔兔出沒,堅固的風車旋轉著,在夜幕下透著隱約的光。朔風吹皺了湖面,濃重的黑石仿似深沈的腳步,青筋凸起的停在原地。池邊的野草正在隱藏孩子們遺落的玩具,沒有人修整,彷彿噴泉水也變沈重了,蒼老得數不清許願池里的金幣。

那天來了一群抄查的人,說他們收留了一個年輕人是犯規的,因為冒險家對虎兕園的形容觸動了謊言的痛腳。然後,就在伊梵驚慌失措的想去挪走他的行李的時候,虎兕園的哨兵強行打斷,還抓著伊梵手裡的鐵盒名信片,高聲嚎著:"說什麼都沒有,那這是什麼,這是什麼!"

那個冒險家被反剪雙臂強行帶走,一個虎兕哨兵搖晃著名信片,用手戳向卡上的字,"這不是違禁品嗎?字還是鉛字排出來的,好像印刷的。"

被從背後推搡的冒險家看了一下自己的盒子,裡面有很多卡片,每一張都是相同的內容,但是不同國家的文字。因為在他去過的所有地方,他都是受禮遇的,得到了友誼,也得到了尊重,那些卡片都是親密的朋友的紀念品,因為在旅行途中,能帶上路的最多都是卡片。

虎兕園的哨兵正在抓把柄一樣,昏頭昏腦的辨認著冒險家親手書寫的字跡,企圖在理屈詞窮的場合,利用他所留下的精細字跡,達到他們被罪惡驅使的目的。

那個虎兕哨兵指著卡片問,"這個字是什麼?"他胡亂指著一個字,手臂的關節凝固在空中,像擰緊的螺絲,這時不管冒險家說了什麼,他都會要他一說再說,直到冒險家用眼睛和思想去詢問他到底想問什麼?向他尋求回答。那個惡行惡相的人就是要抓住他,讓他迷惑。

伊梵雖然不認識那麼多國家的文字,但當時他知道認出字跡的方法,就是對比卡片上相同的內容。因為所有的卡片都是一樣的懷念,一樣的饋贈,只要認出一張,就能……但是伊梵並沒有看過這些卡片,或其中的任何一張。

就像電線划過天空的一角,兒童毫無掩飾的目光和欲言又止的神色,被多行不義的哨兵貪婪的捕捉到了,他馬上用各種比對得到答案,然後盯著伊梵,但是沒有說出他比對出了什麼,他要伊梵問他。

海利拉伊梵的袖肘,提醒他一定不要去問他,不要向哨兵請教。虎兕哨兵一個箭步衝去揪他的脖子,海利雙手抱住頭,蜷縮成了一團,緊張的去夠自己的雙腳。那個哨兵得意的把握起來的拳頭伸到他跟前,看著一邊伊梵條件反射摸頭的樣子,他像得到戰利品一樣嘲笑起來。

但是,海利把鉛字的字模收好了,因為他常常製作各種標籤,需要字模規範的印字、標識,所以,他對冒險家路上沒有筆墨,只能模板印字或是凹刻凸印,十分瞭解。要知道,海利也是一直和伊梵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冒險呀。

康蒂看過星座解夢,她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什麼,又喻示了什麼,夢中看到象形文字,預示著將在重大問題上猶豫不決,無法決斷,這將帶來很多不幸以及金錢上的損失。
夢見能夠讀懂象形文字,預示能成功的戰勝邪惡。

伊梵和海利,離開虎兕園之前,他們認識第一個字就是如此的艱困。"什麼事是壞人知道,而你們不知道……"康蒂信任的琳恩告誡她"女孩不回答問題",她只是記住,卻沒有真正理解過。

她的眼睛,也曾出乎意料的面對過疑問;她的耳朵,也曾猝不及防灌進過答案;她曾經被逼得來不及找到自己的清思;她心心念念想守護,但是最後"風過竹林而竹不留聲,雁渡寒潭而潭不留影"。只有在悄無聲息的風中,和自己的影子立在一起,她才發覺,沒有面具、沒有暗語的蕊珠園是多麼的清澈。

"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,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。」

“〔忄〕「溫比亞」阻止了我和你們鹽城的邂逅,
〔京〕航班備降在意外的機場,
〔惊〕臨時改簽晚班機到下一站。
〔敬〕現在外面還是傾盆大雨,
〔馬〕七夕ㄧ人在機場渡過其實還蠻愜意的。
〔驚〕我也只能在這裡祝福你們七夕愉快!”

​​​( 千回百轉 餘音繞樑
—— 寄件人張愛玲「回來」)

風車快速地旋轉著,急速回旋的風讓一切都改變了樣子,船帆揚起,海上颶風如同沒有出口的漩渦;只有經歷暴風中心的人們,才能知道風眼的位置,才能看到那翩然扇動翅膀的蝴蝶。

( 待續 )

暱稱: 幼蓮



遠歸的表情航船鳴著汽笛從外海駛向金色的海灣,而燈塔則是始終如一的守護著它歸航的航線。司難、海蒂、蘭威一行人意料之外的在海浪暗湧、陰雲密布的遠海,邂逅了平靜、溫暖的日出,難以看透的梅尼,一切都是那麼的變幻莫測。

(梅尼鎮的四海福地的地理條件取自長島)

太陽放射的光芒到達地球需要一億五千萬千米,在那之前,它已經輝煌了近50億年。如同深藏的礦脈得見天日一般,海岸邊的峭壁金光如泉湧,像是整塊熔化的琥珀,流淌著來自太陽的光芒。

遠在大洋彼岸古老半島上的蕊珠園,正在一點點迎來雲上太陽的表情透射。光瀑如神目,揭示出「雲上太陽」瑩亮的海岸線,層層波浪湧上沙灘,把沙灘上的小蟹困在原地,退潮不消片刻又將它帶走。這裡離蕊珠園在的地方並不遠,陽光柔和,還聽得到海螺的歌聲。藍天碧海間,靜謐的海灣環繞著船兒不被打擾,這樣有歸屬感的海岸,似乎時光也是晶瑩透亮的。

「半島鐵盒」

走廊燈關上 書包放 走到房間窗外望 回想剛買的書 一本名叫半島鐵盒 放在床邊堆好多 第一頁第六頁第七頁序

我永遠都想不到 陪我看這書的你會要走 不再是不再有 現在已經看不到 鐵盒的鑰匙孔 透了光看見它鏽了好久 好舊好舊 外圍的灰塵包圍了我 好暗好暗 鐵盒的鑰匙我找不到

放在糖果旁的是我 很想回憶的甜 然而過濾了你和我 淪落了成美 沈在盒子里的是你 給我的快樂 我很想記得 可是我記不得
………………….

風微微捲起每一片浪花,海灘邊康蒂立在海石紋的沙灘巾上,舒緩的練習著最熟悉的語言,與天地溶為一體。她旁邊專注的寫生的海利,正筆酣墨飽的描繪著朝陽躍出水面的畫面,海岸線伸展到虹橋邊,如飛的帆船表情正一艘艘迎風駛過,日出處水面上浮動著的是點點的波光。另一邊畫架上伊梵的畫圖上,一張近旁的小教堂正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還有一張會微笑的魚出現在日出的海平面上。

退潮的海邊上有一些困在沙灣里的小魚,伊梵正在用大貝殼一次一次的往海裡救小魚,在他的時空,善言善行是一次次發自內心的認同後,感同身受的修行。普耳和他一樣,很樂意一起放生,他跟隨這一句慈悲的話,"能不能救所有的小魚,我沒多想,我只知道這條小魚在乎,這條也在乎。"

幾十個來回後,孩子們在沙灘上找回了位置,康蒂打開籃子,遞給他們每一個人水果。普耳口渴的喝著檸檬水,康蒂把葡萄一粒粒放到了盤子上。放好芒果核,伊梵又畫了三張日出,表情表情他要把對光華的感恩投射到面前的白紙上,就像一面鏡子,映照出內心。海利還在給大家削蘋果,削好了一圈的蘋果,蘋果皮螺旋著搭成了一個小塔。

康蒂感到純淨的光芒多多益善,就算普耳這樣也算,他因為心情放鬆,畫出了一隻敏感的小貓在山下有魚吃,有水喝;還有兩只不孤單的小兔,有足夠的蘿蔔和草。她覺得如果難過的時候吞東西,是一種發洩;而懷著感恩的心情進食,是不會破壞食物本身的和氣的。

( 香頌 金禾別苑 香港私宅打邊爐 桂香私宅 PLANB ) 張裕煮海

暱稱: 幼蓮



沿著沙灘一字排開的沙灘椅,是小意、小恩、海蒂、蘭威看海的位置,他們是來看退潮的,因為聽說天氣晴朗的話,可以看到海市蜃樓。

梅尼一年四季都被大霧籠罩著,但是因為屬於季風區大陸性氣候,日出後空氣透明度會逐漸升高;四海福地的地理條件,總的來說又十分適宜候鳥的遷徙,因此,每年過冬的候鳥都有200余種、百萬只之多。這麼多鳥兒揮動翅膀消除大霧的壯觀,是梅尼難得一見的天然景觀。

司難是和海蒂一起來的,海德夫人也對他說起過海市蜃樓,也許她想司難也能親眼看到真實的梅尼。其實不管在哪裡,對於人偶,真實與虛幻的界限總是若有似無的,也許,梅尼就是虛無縹緲的幻境……司難乘上了一艘小船,緩緩隨著波浪划向外海。

人說"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;見山又是山,見水又是水。"因果關係如果有精確的解釋,那麼就是認識世界過程中,起到作用的種種起承轉合。

世上萬物,都有可能在最危險的時候,挺身而出,於一思一念中,牽引著善的因果,默默幫助不知真相的人渡過難關。山水不能逃脫,身體不能逃脫,但是起作用的器官,和與自然對應的生命結構,是很大程度上受到控制也受到感應的。

但是,一直不完整的他,在哪裡才能找到真相呢?他能擁有的時間又剩下多少?他停下槳,望著泛著金光的海平線。視線所及,茫茫無邊、海天一色,絲毫看不到退潮的跡象。而遠處的天空已鋪上了金雲織就的錦緞,綺麗如緩緩展開的畫卷。

如果,天氣晴朗、無風無霧,會不會在對面看到「雲上太陽」……….
・゜゚・:.。..。.:*:.。. .。.:・゜゚・*

文中四海福地的地理條件取自長島
-—四海福地 擁有「媽祖護海」、「八仙過海」、「張羽煮海」、「精衛填海」四大神話(年平均氣溫11.9℃,無霜期243天,全鎮森林覆蓋率53.2%)

暱稱: 幼蓮



「雲上太陽」的星星水族館裡面的海星星,白天並排的出現在藻石邊,任潛水員抓拍,浚回的水流也不能讓它們轉動。

但它們是海洋里的星星,就像天空中閃爍的星座,有神秘的語言和軌跡。每當流動的綠光亮起,館頂變幻出神秘的的極光,海星星就會隨著氣泡和水流緩緩上升,發著螢光旋轉浮動,用來自深海的光芒裝點玻璃隧道。

秀志拍了兩張水族館內的照片,因為有人經過鏡頭,所以他只拍到了自己位置附近的畫面,當他控制好機位,在夜光中選擇角度時,那時館內燈光剛剛亮起,他和佩蘭還沒有一齊收好票,所以鏡頭裡留住了情侶票的一角。佩蘭看著他認真的樣子,貼近過來用手臂環著他,看他才拍的照片。

星星水族館的情侶票會附贈情侶表情套票表情,秀志和佩蘭計劃到展廳雙人區欣賞當日的主題短片,順便把照片資料拷進備份。因為需要戴3D鏡,秀志和她手牽著手又換了一個較靠後的位置。

"在一顆星星上,有一個女孩,她不管走到哪裡,都帶著她的手杖,一個星星杖。
當她看見美少女戰士的時候,她說自己是土萌光,當她看到小王子的時候,她說自己是玫瑰花。

有一天,她帶著她的星星杖保護星球,遇見了超人,超人說保護地球好累,不能掉眼淚還要一直贏,女孩想了想,把手杖上的星星給了超人的女朋友。超人女朋友是他的綠洲,地球不能沒有超人的綠洲。

那一天超人出門去,遇見了一個壞蛋,壞蛋要他看電影,還要脅他選擇電影的結局。超人被釘在原地,一動也不能動,選擇的時候他默念了最愛的女神的名字。亞當選擇了夏娃的選擇,所以人們過著現在的生活。但是,超人不得不選擇,超人的口訣是要拯救地球,就算地球被黑暗佔據。

獨自面對惡魔的最後關頭,超人化作了一道閃電,劈開了黑幕,只有陶土做的腳受了傷,不過超人說沒有關係,超人會飛。

女孩對著井口留下了眼淚,她用帽尖想了想,女朋友是火,還是撲火的飛蛾,是水還是離不開水的魚?女孩不是女朋友,女孩沒有超人。

女孩只是知道,沒有女朋友,超人會失去地球上的唯一的火焰表情,超人的眼淚需要陽光來蒸發。她一瞬間想起了自己不能妨礙超人,就好像超人在一瞬間想起了自己是正義的化身,永遠的英雄。

女孩握緊了手裡的空空的手杖,望著不需要她保護的地球,她說,她要去西班牙找荷西,她要幫助蝴蝶仙子讓三毛和他相會,直到他們手牽手住進愛情城堡,永遠相親相愛,永遠一起吃飯。

看著這樣感人的結局,女孩用袖口籠住了女朋友的紗巾,紗巾上還留著她的氣息。就像超人又一次拯救了地球,這一切是多麼美好。女孩為了世界和平感動得流下淚來。培培的花兒可以媲美小王子的紅玫瑰,地球仍然是地球,培培永遠和她的超人生活在一起。」

聽到最後的幾聲祝福後,佩蘭把3D鏡放到一邊,戴上秀志的雙聲道耳機,背靠著聽起了海豚音。秀志還在完整的看製作名單和特別鳴謝。只是待一會兒,喝完一杯珍珠奶茶,他們就要一起去時光電影院,一樣是情侶票,一樣是手輓手,幸福總是如此放在心上,不被打擾,就像所有「最好的時光」一樣。

暱稱: 幼蓮



「雲上太陽」是蕊珠園所在的小鎮,有很多很多彩色的KITTY巴士,因為這裡的人們很喜歡粉色系和可愛系的風格,不僅有kitty彩虹橋、星星水族館、時光電影院、黑天鵝舞劇院,還有一座被稱作世界角落的迷宮,有十二個入口,可以通往十二個不同的世界的角落。

秀志之前在蕊珠園遊覽過的是風鈴陣,在那裡他不管是散步、發呆、回憶或幻想,都會輕易發現許久不曾出現的夢境。在那裡,逝去的時間可以慢慢倒流,只要願意,就可以在安靜中忘記時間,找回自己。

世界的角落有很多音樂互動裝置,是一個藉由空間敘事的手法,打造出的同時具備敘事想像與生活態度的展覽。不僅連結了建築、景觀、傢具、服裝、燈具、織品、工業、服裝、玻璃工藝等範疇的設計靈感,而且有一個很特別的中心噴泉,噴湧在世界角落的中心。

而在十二個入口,設立了十二個時鐘,每個小時都有不同的音樂響起,在這個時間走進迷宮的人們,將發現和其它時間完全不同的光影變幻,從單一的元素到數條文創產生的線,到多元風格生活的面,都會引發觀展者的六識傳達。(視、聽、嗅、味、觸、心靈。文中多處引用世界的中心展覽介紹)

這個世界的角落是由十二個小鎮的概念建築構建而成,展現了海洋和陸地流傳廣布、生生不息的共通文化內涵。期待唯美的體驗,將美學內涵孕育化為無形之中,透過層層的共鳴,自然深植於居於「雲上太陽」的人們內在的心理形構,讓日常生活融入文化創意的具體實踐。

其中的一座,蕊珠園的風鈴陣,它就是按照古老文字排的。從熱氣球上看下去,圖形是一個古建築的立體結構。每個走迷宮的方法都被溶入其中,一直走到字陣的中心就會找尋到真相。康蒂找過秀志,和秀志一起的時候,她總是相信秀志見過世上所有的答案。

那時秀志瀟灑的在康蒂雙手遞來的電話號碼紙上寫下:這一個字源自古文明「書法」。

那時康蒂信賴著秀志,他溫柔的笑容,讓人著迷也讓人親近,那麼清晰而又明瞭的信任......可是康蒂被倒影旁的漣漪困惑住了,看不到全部,也看不到真相。

每個人都在尋找真相,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宇宙的中心,如果宇宙是旋轉的,是不是再遙遠也會相遇?……走近世界的角落,究竟哪裡人才是對的回答……

暱稱: 幼蓮



在瀑布前,司難把腳浸在清涼的水里,他在從來沒有到過風景里,遇到了一個清醒的自己,他是要給人們傳遞真相的,但是,看到真相的卻是自己。

在來到梅尼鎮之前,司難生活在海角天涯。有天他收到了一封來信,來信說,他沒有完整的自己,他想要得到一份禮物,他想要離開現在的生活,不再被封閉在海島上。他說他叫做普耳。

司難本來寧靜的生活被影響了,他不能對這封信視若無睹,因為他也是沒有完整自己的人,他瞭解被封閉的痛苦,他無人去訴說的人偶時刻,是讓他難以擺脫的糟糕經歷,他曾經想得到一點幫助,最好有誰能帶他遠離人偶的命運,可是,他每天還是一樣有幾個小時身體縮小,一動也不能動。

這封信不管來自哪裡,他都要回復他。司難收拾好行李,地圖、望遠鏡、纜繩、筆記、衣物鞋帽、幸運的百合花,還有錫幣乘上了飛行器,他在地圖上找到的位置,是離蕊珠園96海裡的地方,只是那裡大霧瀰漫,沒有人能從海上發現它。

司難在蕊珠園的近海公園,用錫幣換了葡萄珠可麗餅和松露野菇咸派,然後打算按照計劃的一樣,他們一起去海上,然後司易負責把飛艇開回來。沒想到司易在那裡告別了他,他只能是一個人動身去海上。

幸運的是,蕊珠園的女孩康蒂認出了他和司易,她不願意留在蕊珠園和司易見面,相反對司難的飛行計劃充滿了嚮往。她一心要和司難去海中的小鎮,司難也沒有堅持,因為他帶普耳回來,只靠他一個人是很難的。

現在想想,那些普耳給他的信,都是要求他為他做一件事,那就是實現他完整的人生。司難也沒有完整的人生,但是普耳的封閉生活並不是沒有原因的,他說他沒有爸爸和媽媽,只有一個夢,他再也經不起夢也破滅了。

司難可以為很多人做很多事,但是對普耳和鎮上人的生活,司難只是祝福,從來沒有為了他們做過什麼,他們的生活他不改變,他不是梅尼人,也從來沒有打算一個人留在孤獨的海島上,但是為了實現相同的心願,擁有一份完整的生活,司難把普耳的心願當成了自己的心願。

本來司難是打算過平靜的生活的,但是孤單的普耳開了口,選擇左邊?右邊?司難要回答,實現普耳的願望,還是視而不見。一邊是自我,一邊是為人,善良的司難決定選擇告別現在的生活而換取內心不變的堅實。

"不要問我從哪裡來,我的故鄉在遠方….."這首古老的歌謠從古唱到今,輪回不止。
司難在梅尼鎮得到了真相,他本來蒙蔽的生活落在了這座瀑布前,濺起的水花讓他看清了陽光下的石板壁畫,那描繪在崖壁上的推背圖就是他魚躍的龍門,他看清了每一封信的背面。

梅尼鎮久遠的歌聲唱的究竟是什麼……"梅尼要人偶把完整還回來,因為人偶得到的自由和時間都是從梅尼鎮那裡得到的,本來人偶什麼都沒有,是因為梅尼的時間和自由,給了人偶,他們才能生活在海角天涯。"

所以梅尼開口了,司難,你應該知道,這些時間和自由本來是梅尼鎮的,你覺得專門送來的信,開頭的空白稱呼,和信的結尾"笑口常開,快樂無邊"你要回答謝謝,還是依舊為了自己視而不見,你的完整是用了梅尼鎮的時間和自由,你應該想起來,最開始是誰偷了別人的快樂?

司難聽著瀑布的響聲,在水岸邊捫心自問,難道已經擁有的生活不是屬於我的?難道我要對每一個人說的話感恩,不但說我收穫了很多,還要說感念才不算偷人家的快樂?難道我連一思一念都洗不淨嗎?我的自由和時間在哪裡?我的完整在哪裡?我的家在哪裡?我是哪裡人…..

心聲如蓮,荷處安心。
(未完待續)

暱稱: 幼蓮



梅尼鎮迎來了新的一天。走出圖書館的司難想到了一個離開小鎮的方法,也許,他該試一試。

在梅尼鎮,所有的人都遵循一個原則,那就是按照舊有的安排生活,規矩絲毫不能更改,比如,有一條是減少別人擁有的條件。如果鎮上的居民相互看見了,會首先打聽一下對方擁有什麼,他們會勸說對方減少已有的條件。有三把遮陽傘,就勸說放棄其中一把;有兩塊電池,就勸說放棄其中一塊。

司難對他們這樣的行為最直觀的看法就是——他們的行為很像虎兕。在虎兕園,人們勸說的方式也包括說對方更適合什麼,怎麼做更好,只要按照說的去做,結果都一樣,那就是失去一件已有的東西,而不會多出什麼。也許會多出一樣–勸說者的簽名,就像最終解釋權一樣。

這些都是小鎮鎮長立下的條例,人們一直老實的執行著,但是,現在小鎮的鎮長可是他啊!他難道不可以改變這一切嗎?

司難注意到人們經常活動的中心廣場,設置了一塊大屏幕看板,上面滾動播出著weibo,這在年輕人中很是流行:在大家都知道的感覺上添一筆感動,或是減一筆感傷,多是清新心情、拼貼愛心和LOVE感動,用掌握的技巧賺取更多、更多的承認。這或許談不上搬弄學問,但人們得到的的往往不是有幫助的信息,而是學習如何說謝謝。

大屏幕播放的要素涉及微博、博客、書社、音樂站、視頻站….超話並不單獨創作,而是作為一個流通站存在的,但是得到了花店利潤和喜愛的位置,也掌握了信息,依然打著代表大眾的牌運,為專門的視角大力宣傳。實際上,他們並沒有製造什麼,但是附屬品,也是佔據主動的附屬品。

現在,司難要用它為梅尼開一扇通往外界的門,一扇開啓選擇的門。

從這一天起,小鎮的中心廣場播放的都是白鯨破冰的視頻,一群白鯨在一塊塊浮冰下尋找著呼吸洞口,他們不能一口氣游到寬闊水域,只能在漸漸凍結的洞口下勉強呼吸,一隻只依次浮起、下潛,在僅有的空氣口轉身、翻騰,有序到驚魂動魄。

鎮上的居民都有自己的出行時間,每個人大約4個小時,有很多人遠遠的看完整了這段15分鐘的視頻,他們最初看到的反應是環保意識,影片在呼籲大家都來關心海洋生物,關心瀕危物種。他們看到了白鯨,但他們沒看到真相。

因為他們只相信肉眼看到的,而不相信思考,他們認同思考的結果就是疑神疑鬼,因為沒有人看到過思想,儘管祂們是真實存在的。

他們相信說,相信行為,他們相信這些都是物質。這些確實是物質,就像一件東西,在說或者做的同時,會拋給看到、聽到的人,起到不好的控制別人的作用。(並非書中原文字句)人們邊吃邊說,邊走邊說,邊乾邊說,沒有自由選擇的意願,連祝福都想不起,而神對人們最大的祝福,就是自由選擇的意願。

在封閉的環境、語境中,人們一樣違背了他們最初的善良,最初的純真和無我,一再地的重復相同的段落,一股腦兒的服從,就像被電棍過了一樣。

幾個星期過去了,人們的結論整齊劃一—-這是呼籲海洋生物保護的愛心宣傳視頻,而絲毫沒有喚醒他們對自己處境的自覺。鎮上減少別人擁有的條件的舊有規矩,不正是漸漸縮小的冰洞嗎?

司難想到了漸凍人的無知無覺,他們不能再被封閉下去了,他們不能這樣一直與世隔絕下去。

司難知道在白鳥棲息的地方,有一座瀑布,那裡有洄游的魚群,還有熊,他要去那裡找尋出路。

站在瀑布的上游,水聲轟鳴,層層驚起的水花之上,分不清是漣漪或是白鳥環繞飛行。司難凝神背對瀑布,縱身一躍,像一隻白鳥輕輕掠起,他要看看岩洞的壁畫。

水氣氤氳中,瀑布兩邊的崖壁上,可以清晰的看到幾處岩洞和石洞,都是懸在半山腰的,沒有繩子也沒有石階,這只有一種可能。

是那個傳說中生出翅膀的梅尼人。是那個傳說中明白真相的人。

真相-—!接觸水面的一瞬間,司難看到了自己在梅尼鎮的生活,看到了梅尼人遵守的時間,看到了普耳在熱氣球上交疊的雙手,那是……!

巨大的水浪湧入司難的鼻耳,他想高聲大喊,但是只有淚水漫過了他的視線。

梅尼人是沒有時間的人,在一天中只有幾個小時可以活動,那麼其餘的時間呢?

那浮出水面的答案,就像一塊只能容納一個人的石塊,讓人無立錐之地。

他和梅尼鎮的所有人一樣,無法獲得全部的時間,就像沒有自由意願的影子,他們也是人偶,和他一樣。每一個沒有自由和時間的人都是梅尼人。

而司難救出的普耳,是切切實實的獲得了完整的自由和生命,司難帶他找到了一條生路,自由而光明。

普爾曾經說過,他嚮往已久的禮物——想要一雙翅膀.梅尼鎮曾經有人得到過翅膀,飛離了小鎮,不過那個人可能是找不到回來的路,因為他再也沒回來….然而普耳飛走了,乘著他的熱氣球,他實現了他們的心願,實現了司易和司難夢寐以求的生活。

環繞著瀑布的白鳥像是撲稜稜鋪開的雲翼,潔白而輕盈,就像降落人間的奇跡,而冰涼的水潭邊岸,喘息甫定的司難只有淚水是溫熱的。


暱稱: 幼蓮



普耳從來沒有請過別人的幫忙,除了有一次,他向遠在海角天涯的司難求助。那是一天快要結束的時候,普耳在休息室輾轉反側,他覺得自己不能再受恐嚇和折磨,儘管這些還沒有具體的發生在他的身上。

但他知道,如果他追尋梅尼鎮之外的生活,在大海上過理想國的生活,是不可能的。在這裡,冥想是被禁止的,因為律法認為這樣會被魔幻帶到另一個時空,再也沒有辦法憑自己的力氣回來。

其實,冥想僅僅會讓人打開被禁箍的思維,和最自然、最寧靜的海風、沙灘、如洗的藍天溶為一體,之所以鎮上的人那麼懼怕空想,是因為曾經有一個人在島上的石洞冥想了一周之後,竟然想出了離開小島的方法,沒有人看到他是怎麼離開的,他也沒有再回來,可是普耳莫名的相信,他是去了他最想去的地方—-海角天涯。

普耳在寂靜的圖書館打開台燈,攤開了厚厚一本古文書籍的目錄,開始目不轉睛的看起來,但他並不是在專心研究,儘管通過管理的監視器看是這樣。他在空想,他的視線停留在一個地方之後,就再也沒有移動過。

三個小時以後,普耳在一張白紙上寫下了竹筍炒肉片的做法和口感,其實島上沒有竹筍,他打算用小黃瓜代替,他有信心,那一定是記載中最脆嫩的竹筍炒肉片。沒有人知道,這張食譜來自哪裡,但是它是如此具體、詳盡,連做好後品嘗起來的感覺都是如此清晰、細膩,徬彿他回憶起了自己的夢中所聞、所見,然後一一詳盡的記錄了下來。

這也不是沒有可能,古老的文獻中有許多關於夢境和前世的記載,比如有一份報紙合刊,其中記載了一段沼澤地的旅途見聞:

那張報紙上說,有一對姐妹,一直在沼澤地帶的石屋居住,附近還有木屋和乾草屋的居民,說是居民,其實她們是沒有辦法離開那裡,因為不管什麼時候,什麼季節,那片沼澤都籠罩著大霧,徬彿睡著後被困擾的夢,就算徹夜同行,燈火也照不亮那片原始的沼澤。

採訪她們的時候,她們在本子上寫下"這樣的地方,存在的時間太長了;這樣的地方,困住的人太多了;這樣的地方,沈默太痛了…."記者試圖讓她們的情緒得到緩解,她對攝像師說,"姐妹們,來這裡,看這些蝴蝶的標本,是不是鮮亮奪目,栩栩如生?"但是這對如花似玉的小姐妹只是抹著淚喃喃自語:"花兒也是蝴蝶的一部份,它們是蝴蝶的白日夢。"

司難的視線移動了一下,他抿了抿嘴唇,整理了一下情緒,他不能不想起一個人,想起他第一次見到的普耳,他欲言又止的神情,總是讓他心生惻隱。

"那人做什麼都沒有用了?一切都注定了?"普耳曾經輓住司難的影子,執著的向他索求答案。

當時司難給了他一個安慰的擁抱,希望他的能夠片刻的慰藉,他認真的探詢過自己的內心,尋求答案的方向。

有許多古老的鄉鎮中保留著這樣的記載,鄉里新生的兒童能夠清晰的辨認出鎮裡的居民,和他們一一打招呼,就好像他出了一趟遠門,歷經波折,終於回到了居所一樣。前世的記憶很有可能是存在的,又太多人有過這樣的經歷—-

看著眼前正在經歷的事情,或是第一次見到的風景,產生了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在古老的記載中,比如「七龍珠」中提到:在宇宙空間中,存在著平行宇宙,比如說,有正在參加比武大賽的人,但有不同結果的宇宙。有神通的人,看看平行宇宙同時存在的開端和結果,能夠準確的預言,預言可以細緻到沒有人會注意的細節。

還有一種說法,平行宇宙的各個空間會相互影響,「七龍珠(下卷)」記載,卡卡羅特有心臟病,特蘭克斯到達飛船後,他的結局是平安獲救;而在另一個平行空間,他已經因為心臟病逝世了。特蘭克斯說,同時還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空間,還會發生不同的結局。

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・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
"那人做什麼都沒有用了?一切都注定了?"

司難認真分辨著每一條思路,就像握著火炬在濃霧的沼澤地尋找出路,他要幫助他們,就像他曾經握過的那一雙援手一樣。

古老的文獻中有說明:曾經存在過這樣的謎面,一個被迷住的人很難發現其中的盲點。如果一個人做了善事,就會得到高級生命的保護,等待他的也許是平行宇宙中的善果;不然,一昧做惡,很可能落入最糟的結局,甚至面臨被淘汰的下場。這都是由於迷,以為無知的放縱不會有報應。每個人周圍的德和業都是有可能用盡的,也可能相互轉化。這都是有因緣。

就像一本「撒哈拉的故事」中記載的,心是一片海洋,在遙遠的海角天涯,生長著夢中的橄欖樹。留下這本傳記的人是第一個發現橄欖樹的人,她曾經在沙漠中生活了六年。那裡不是她的故鄉,但是她卻留在了那兒,因為她的故鄉在遠方。這一句話譜成了曲,流傳了很多年,但是對很多人仍然是一個謎。

許多人離開過故鄉,卻從不曾真正遠離。康蒂為了司難去了梅尼,司難為了普耳留在了小鎮,普耳到了蕊珠園,秀志舊地重游,司易、伊梵、海利一起逃離了虎兕園……

這是謎一樣難解的鄉愁。每個人都在找尋他們的歸宿。為此,可能付出的是一生的孤獨和珍藏,把所擁有的一切,無私饋贈給每一個需要綠光的人,給每一個夢到綠光的人,給每一個被現實迷住的人,不論值不值得,付出多少代價。

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
雲朵緩緩飄過落地窗,在書頁上投下層層清影。

司難像看清了自己的影子一樣,在桌前輕輕觸摸著這些光的輪廓,那是他第一次讀懂了自己內心不言不語的文字,他留下來的原因。他讀懂了自己的潛意識。

曾經有一位叫幾米的作家說過: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角落,別人進不去也發現不了,我把我最深沈的秘密藏在那裡,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。

如果熱氣球上的,康蒂離不開我,是不是我就是她的支撐了?他多想像普耳一樣對尼娜說出:"成功的背後有我一票!"但是他不能,他只是站在沒有人煙的湖邊,和預言的黑天鵝一起,等待湖水澄澈,等待枯樹映出真象(真相),等待雲朵沒有束縛的飄過。

就像時間會沈澱一切隱藏的秘密一樣,有一天,司難的謎底會揭開......

暱稱: 幼蓮



尼娜一直是小镇上一个单独的个体,一直看着小镇与世隔绝的生活,看着小镇上人们封闭的生活,她感到那永远不会是她的全部。后来有一天,她听见了喧闹的声音,听见了钟声和歌声,听见了人们赚钱的喜悦,她忽然明白了一句话: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她看见了人群,也迷失了自己。

很多人只有他们获得利益的时候,才能感受到快乐,而尼娜的心愿永远是别人感到快乐。她像一只被遮蔽的小象,永远生活在被使唤的阴影下,因为她的善良和热情,让她不懂得拒绝、盲目忠实。镇上的人们还拍过一部偶像剧「梅尼的灰姑娘」,好让像她这样的姑娘以为会获得很多人的欢迎,而事实上,她更适合引人注目的获得奖杯和荣誉。

一只鸟飞上云端,越飞越高、越飞越高,直到太阳把它影子的轮廓投上了瀑布。瀑布的上游有一只熊,它贪婪的蹲在石阶上,等着洄游的大马哈鱼排队跃进它张开的大口,不料却被狩猎的男人们活捉了去,做为新屋的祭礼。新屋是用石头和木头盖成的,为了镇上举办的建筑工程的评比,评比的奖品就是这座新屋。他们喝彩的声音似乎忘记了生活中有太多暗示。

为了得到它,很多人放下田里的庄稼和作坊的工作,不知疲倦的砍、切、削、钉,就是为了赢得大奖,获得超过十倍的报酬,毕竟这比种田和工作获得的回报具体得多。

因为大奖,有限的资源高度集中到了极少数人那里,结果要么会引发一场潮流,人人效仿,资源再分配;要么被压制的人,遮蔽在胜利的压力下,难以出头。

尼娜不知道怎么想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她知道普耳会怎么做。在一个秋日的庆典活动过后,普耳凭空消失在了小镇的上空,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沉默和灰暗。只有她发现了金色海滩上留下的普耳和尼娜的名字缩写,ZandP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・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。

普耳去了大海的那一端,过上了他梦想的生活,在那里,他不仅可以沿着漫长的海岸线奔跑,还可以越过冰冷海水的包围,离开依托的大地,生出翅膀、腾空而起,拥抱灿烂的星空和彩虹桥......

他用自己的光彩唤来了幸运的眷顾。

普耳得到了一份来自天使的爱,他再也不会惧怕了,他也发光了,如同画家笔下金秋的圆月。当他绽放他的光芒,他和世界都不再寂寞了......

尼娜在梦里笑了起来,她知道,她都知道,就像她知道自己一样。

12

共 : 2 頁 | 總共 : 60 筆記錄

TOP